了凡四训讲解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倔强的父亲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10:06 编辑: 阅读次数:

初二时,父亲从乡供销社下岗,和母亲一起务农,全家只种了三亩地。

中考后,我萌生了辍学打工的念头。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即便成不了气候,也可以减轻家庭的负担,这是我年少时对“孝”字作出的最郑重的解释。那一晚,父亲坐在床头,抽了一夜“大前门”。父亲对生活艰辛的无力与对亲人困苦的内疚,更坚定了我外出打工撑起家庭的决心。

次日早上,一家聚着吃早饭。父亲拿出一本绿色的邮政存折,拍在桌子上,说:“不就是钱吗,这里够你上到大学毕业了,小崽子竟然怕我供不起!”在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里,我看到了少有的怒气,所有辍学打工的决心顷刻间土崩瓦解。

在“存折”的鼓励下,我走进高中,心无杂念地学习。

高中三年,我从没有感受到上不起学的危机,终于从那所因大学生出得少而被称作“不毛之地”的农村中学考入军校。军校是“供给制”,国家承担了学员的学费及生活等费用,我便不再需要家里负担,父亲的存折便也慢慢被遗忘。

\

日月如梭,有一天,父亲把多年前那本绿色存折给了我。当我打开存折时,才知里面的数额是1.00元,开户后没有一笔登存信息。

\

父亲的存折,没有金钱的储存,却是财富的累积,给了我深重的父爱与人生的教诲。

本文链接:倔强的父亲

上一篇:众庸医都无丹鼎药 怪修士指说雪山莲

下一篇:众生一念心性与佛无二,本具佛性原无损失。譬如摩尼宝珠掉入粪坑,洗净仍是无价妙宝

推荐阅读

热点关注